孙振寰(1898——1972),1935年在厦门创办“通背武术社”,被誉为厦门的“霍元甲”。一生授徒上万人,使通背拳在厦门落地生根。1950年代以来,孙振寰及其门徒在诸多全省、全国武术比赛乃至国际比赛上,获奖不计其数。国际武坛颇具影响力的《黑带》、《武林周刊》等杂志,把孙振寰先生称之为“近代武林的一代宗师”。鼓浪屿“通背武术社”是解放后至改革开放前公开挂牌开馆授徒的武馆,在福建省仅此一家,在全国也属凤毛麟角。在孙振寰言传身教下,通背武术社缔造了厦门武术界的辉煌,鼓浪屿通背劈挂拳更是扬名全国,蜚声海外,在当今的中国武术界占有一席之地。孙振寰遗留下来的拳谱有57套,为通背劈挂拳的传承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也为厦门留下了一笔宝贵的文化遗产,他的徒弟如今遍布全国,甚至走向世界各地,促成通背武术的国际化。

冯玉祥将军称他“西北第一跤”

孙振寰1898年出生于河北省沧州盐山县孙八里村,自幼苦练通背劈挂拳。成年之后,孙振寰先在天津一个商栈充任镖师,由于秉性正直,得罪恶霸,辗转西北。其时,冯玉祥驻军西安,广招天下豪杰,孙振寰乃投身军旅,为西北军武术教官,教授拳术、摔跤及大刀,为冯玉祥训练出一支精悍的劲旅。

孙振寰在西北军中担任武术教官时,军中举办摔跤比赛。大会的裁判长教官王某素负盛名,出言不逊,向孙振寰挑战。王教官惯用背胯法取胜,每次进胯,孙振寰就屈膝下蹲,化解他的攻势。双方争持不下,孙振寰突然把右腿插入王两腿之间,王教官即以双手抱住孙振寰的腿,力图解脱。孙振寰将右腿迅疾脱出,蹩住王的右膝,向左猛转身,同时双臂发力,王教官失去重心,向前跌倒。孙振寰因此声名大噪,被冯玉祥将军誉为“西北第一跤”。

孙振寰的“通臂长拳带猴脚”在华北一带亦是声名赫赫

喜峰口战役,钢刀荡寇

1933年3月,孙振寰在29军军长宋哲元的指挥下参加了长城抗战。喜峰口战役上,孙振寰在冰天雪地里会同以沧州弟子为骨干的500将士,手持大刀,赤身光膀,夜袭敌营,在一片砍杀声中,只要摸到穿衣者,则手起刀落。不少尚在睡梦中的日军,未及清醒,便已尸首异处。日军周围部队迅速集合进行反扑。在夜间,日军强大的火力发挥不了作用,只能短兵相接拼刺刀。但是,在西北军大刀面前,日军刺刀完全失去了昔日的霸气。这一仗,杀得日寇尸横遍野,一共砍杀其支队长植田以下近700人。日军自侵占东北以后,所遇抵抗一触即溃,因此警备松懈,嚣张狂妄至极。经此次打击之后,人人都和衣持抢睡觉,甚至还有人晚上都戴着钢盔以防被砍头。日本报刊将喜峰口战役称为“皇军的奇耻大辱”。

通背劈挂拳是流传于河北省孟村、盐山一带的传统武术拳种,原称“披卦拳”,“披者,打开、破开之谓也,卦者,八卦,伏羲氏所创也”。其讲究“力发于腿足,顺于腰,通于背,达至两臂”,故又称通背劈挂拳。图为孙振寰与弟子表演对练

挟技闯厦门,铸造辉煌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在蒋介石不抵抗政策下,孙振寰所在的部队逐渐被打散。为避开日寇侦缉,1934年孙振寰挟技南下,投奔当时已在厦门落户生根的师叔,并于1935年在厦门创办“通背武术社”,广授门徒,悉心耕耘数十载,开始了人生的另一段传奇。

来到厦门后,孙振寰不改正直朴实、仗义助人的秉性,多次勇斗歹徒、劫匪。同时,为维护中国人的尊严,也多次和洋人交手,他的许多轶事,在百姓中广为流传,脍炙人口。

1936年,英国领事馆武官彼得藐视中国武术,孙振寰应邀与其在鼓浪屿龙头路“洞天酒楼”一较高低。交手仅两个回合,孙振寰即以一招“顺水推舟”,将彼得甩出一丈开外。彼得爬起后,抓住孙振寰的左臂,孙振寰抢前一步,擒住彼得的右臂,再一转身,腰胯一拧劲,一个漂亮的“背胯”将彼得整个人腾空背起。此时,只要孙振寰一撤手,彼得就要被甩出数米远,但是孙振寰把彼得在背上掂了掂,就把他放回地面。彼得既震慑于博大精深的中华武术,也折服于孙振寰敦厚宽容的武德,从此与孙振寰结为朋友。又有一次,孙振寰先生在厦门港岸边看到5、6个外国水兵在追逐调戏妇女,他挺身而出,截住水兵,抡起“通背铁扇掌”左栏右击,一顿痛打,把外国水兵打得抱头鼠窜。

孙振寰身怀绝技、不畏强暴,平日却是敦厚长者,从不与其他拳师争强斗狠。厦门新垵五祖拳称雄地方,却与孙振寰惺惺相惜,和睦相处。福州自然门大师万籁声傲骨铮铮、睥睨武界,却对孙振寰赞誉不已。某日,孙振寰与徒弟行经厦门闹市,徒弟不慎踩翻一个菜贩的箩筐,菜贩强行拖住徒弟的手要索赔。孙振寰上来劝阻,菜贩反而出拳殴打孙振寰,孙振寰也不还手,让菜贩连击十几拳,直到菜贩心虚,不敢再打。不一会儿,菜贩两臂青肿,僵直不能屈伸。孙振寰这才告诫他:“年轻人火气太大了,今天幸亏我练了点武术,不然非被你打死不可。但是你要是遇到脾气暴躁的武者,非吃大亏不可。” 孙振寰又拿出一个小瓷瓶,倒出药丸让他吞服,菜贩在孙振寰高大的形象面前惭愧不已。

在鼓浪屿安家落户、悉心于通背拳的传承之后,孙振寰逐渐将半生所学去芜存菁、融会贯通,揉合成独具特色的厦门通背劈挂拳

华夏扬威,海外留名

厦门解放后,在人民政府的支持下,1953年后,孙振寰先生将“通背武术社”设在鼓浪屿泉州路74号大院内。1953年,孙振寰代表华东区参加全国第一届民族形式体育运动大会,获优胜奖;1957年,孙振寰携学生代表厦门市参加福建省第一次武术大会,师徒同获优胜奖旗。同年,师徒又代表福建省参加全国武术观摩赛,均获优胜奖。

1958年,孙振寰被福建省体委聘请为全省武术集训队总教练,并于1959年带领福建武术代表队,参加全国青少年武术运动大会。此次大赛,通背武术社6人参加,全部获得优异的名次,轰动全国。1963年,福建省少年武术赛在泉州举行,孙振寰以名誉教练名义率厦门市代表队参加比赛,为厦门队赢得了团体冠军,且囊括了2/3的奖牌,当地媒体惊呼:“几乎是孙振寰学生的表演赛!”1964年,在文革前最后一次福建省武术锦标赛上,通背武术社的成就达到了顶峰。以通背武术社为主力的厦门队,再次为厦门市夺得全省武术赛团体冠军,通背武术社还囊括了全省男子全能的全部名次,以及除南拳外全部男子单项冠军。

孙振寰一生授徒上万人,遍布全国各地,其中不乏武术界的翘楚。图为1957年孙振寰和他的学生旧照

孙振寰一生授徒上万人,遍布全国各地,如曾担任福建省武术协会副秘书长的洪敦耕,厦门市武术协会主席施载煌,国际通背武术联合会会长孙志庆,国家一级武术裁判陈超文、苏鹭建、高毅,1991年全国武警现场会技击及警械格斗术总教练林志谦,香港武打明星及导演陈发淼、侯朝声,香港、东京自由搏击国际大赛多次金牌得主梁海平,全美自由搏击大赛冠军、1977—1978年度全美十大天才拳手Robert Poeir ,此外还有菲律宾的吕灿耀、新加坡的韩国忠、澳大利亚的吕桐生、英国的邝仲池、日本的于川小岛、荷兰的Huder laud等都是当地著名的武术家。这些通背弟子谨记孙振寰的教诲,为弘扬中华武术、促进中国与国际的交流作出了不少贡献。

转眼间,60多年时间过去了,福建逐渐形成了1972年6月3日孙振寰先生与世长辞。40多年来,他的学生或认识他的人每每提起他来,都满怀敬意。近几年,孙振寰的弟子创立了“国际通背武术联合会”及下属的“香港通背劈挂拳武术会”、“澳大利亚通背劈挂拳武术会”、“加拿大通背劈挂拳武术会”、“意大利通背劈挂拳武术会”、“美国通背劈挂拳武术会”、“龙岩通背劈挂拳武术会”、“漳州通背劈挂拳武术会”等十几个中外会所,他们正在继承和发扬孙振寰先生的遗愿,把中华武术发扬光大。

孙振寰独子、国家武术六段孙志庆,把通背拳的古老元素和现代元素相结合,形成一种喜闻乐见的体育运动项目

【根据孙志庆《厦门“霍元甲”孙振寰》等综合整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