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寒峰

“鼓浪屿四周海茫茫,海水鼓起波浪……”

纯美透明的旋律,让人心旷神怡。这歌声,高雅、精致,带彬彬有礼的谦谨;含殷殷之情的恳切,还有那么一丝婉转低回的感伤。

歌声中,慢慢渡过鹭江海峡,来到鼓浪屿身边。

登鼓浪屿,就是登月——奔向一个洁净而宁静的世界。此时此刻,自然地想到了诗人舒婷的《奔月》:

与你同样莹洁的春梦

  都稍纵即逝?

  而你偏不顾一切,投向

  不可及的生命之渊

……

  你轻飏而去了吗

  一个美丽的弱音

  在千百次演奏之中

  永生

写下《致橡树》《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无数经典诗作的舒婷,是鼓浪屿给了她灵感的源泉。

舒婷一家从其祖父开始就在鼓浪屿居住。舒婷三岁时到了鼓浪屿的祖母家。1972年插队三年后的她,回到鼓浪屿,并在鼓浪屿上班当工人,开始了她文学创作的旺盛期。

在鼓浪屿这个小岛上,舒婷读书写作,接待朋友,出嫁成家,做妻子、当母亲……

舒婷在她的一篇文章中说:“和所有女人一样,从前上学,而后上班,乃至现在买菜,都是多年固定的路线。我住在鼓浪屿岛中心,辐射到海边的小路有无数条,我习惯地从体育场伊始,经港仔后浴场,顺着新建的环岛路,直奔渡口,大约60分钟,从不觉得枯燥与单调。石头、树木、建筑物,每天都在增加或删减细节给我看,若是听任自己流连忘返,恐怕书桌旁索稿的电话就要催命似的响个没完。”

舒婷把鼓浪屿称之为自己的生命之源。她的根、她的生活、她的诗歌、她的散文,都在鼓浪屿,鼓浪屿确实是舒婷的生命之源,灵感之源。

她深深的爱着这片大海中的陆地。仰望日光岩,她深情地写道:

“爱,不仅爱你伟岸的身躯,也爱你坚持的位置,脚下的土地。”

舒婷在鼓浪屿的居住地不止一处。她的一篇散文《家园里的至爱亲朋》中描述了她的“六角闺房”:

“20多年前,我住在中华路47号楼下一间六角房,除了门以外,还有4个大窗,木质百叶窗门。右窗下一小片空地,夹峙在两座高楼之间,潮湿鲜见阳光。除了茶花、美人蕉等喜阴植物外,父亲沿石栏种了一行非洲菊。长得不算太好,叶泛菜黄,花却娇艳大方,有好几种颜色。我记得它的花期特别长,几乎一年四季,我的写字桌上都有它简约而又俊挺的芳姿,即使不说倾国倾城,至少光彩照人。”

出嫁后的舒婷住在中华路13号陈家园,这是她夫家祖居。建于30年代的二层小红楼。这座小楼的地址曾经被标注在鼓浪屿的旅行地图上。无数导游,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来到这里,口念:

“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我如果爱你,绝不学痴情的鸟儿……” 其实,导游们最爱的还是钱,他们把舒婷作为一个旅游项目。

每天清晨,钱引着导游,导游引着游客,来到中华路13号。在舒婷还未起床之际,家门就被敲得山响,人们前赴后涌地到来,要求和主人合影。

来到鼓浪屿中华路13号时,舒婷早已搬到厦门居住了。在空空的院落里,荒疏的花木间,我徘徊良久,想起《双桅船》、想起《会唱歌的鸢尾花》、想起《神女峰》……最后想起的是《奔月》:

与你同样莹洁的春梦

  都稍纵即逝?

……

  你轻飏而去了吗

  一个美丽的弱音

  在千百次演奏之中

  永生

折一瓣舒婷亲手种下的三角梅,以作书签。然后,缓缓走出陈家园。继续漫步如月的鼓浪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