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见证:穿透黑暗的光明

——鼓浪屿三一堂盲人司琴蔡丽霞感恩见证

【礼惠子图文原创】

【题记】虽然我的人生遭遇如此不幸,但是神从不误事。我深信这是他的美意,他要我在生理上过着黑暗的日子,以便我能更专一地、单纯地歌唱赞美他……若我不是失明,我就会被其它美好的事物吸引,就不可能写出数以千计的圣诗,让世界各地的人参与歌诵……

奇迹的重现

本文题记文字出自于世界最伟大的三位圣诗作者之一 ——美国著名盲人圣诗作家芬妮•克罗斯比的自传。公元1820年3月,美国东海岸一个叫芬妮•克罗斯比的女婴出生不足50天便失去光明……然而正像芬妮后来自传中提到的那样,从来不误事的神在她失去光明的同时也将恩典降临在她这个出身贫寒的盲童身上并使之后来闻名世界。神的奇迹无时无刻不在眷顾人类,78年前,上帝奇妙的大能作为再次彰显在中国厦门。闻名世界的鼓浪屿诞生了一个与芬妮•克罗斯比命运极其相似的女孩,她,就是本文的主人公——信守真道,矢志不移,兢兢业业,荣神益人,以娴熟的琴艺在鼓浪屿三一堂忠心事奉达半个世纪的盲人琴师蔡丽霞姐妹,“一位从不会让指挥担心的司琴”。

鼓浪屿的见证

“绝望中有盼望,冷漠中有关怀,困境中有出路。无论风雨患难,无论喜乐平安,都要感谢神,我心依然……”2011年1月15日晚,一曲曲优雅挚诚、感人至深的圣歌萦绕在鼓浪屿的夜空,这是从古老的基督教三一堂传出来的天籁之音。鼓浪屿是闻名世界的琴岛,大街小巷时常有美妙的音乐飘过。然而今天,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三一堂传出的这些美妙圣乐的弹奏者及演唱者竟均为一人—— 一位头发斑白、双目失明的老者。

走进神圣的殿堂,迎面主题墙上一行醒目的大字映入眼帘:“穿透黑暗的光明跨越半百的倾心”盲人司琴蔡丽霞姐妹感恩见证会正在这里庄重举行。近千名来自四面八方的弟兄姐妹以及海内外牧者、同工怀着一颗颗感恩、感动的心,齐集一堂,共同见证这一美好的时刻。

“亲爱的各位弟兄姐妹主内平安!平安!”随着会众的回应,主持人蒿志强牧师动情地拉开当晚见证会的序幕,他说:

“我们在座各位弟兄姐妹,大都是双眼明亮看得见的人,但是,我们可否知道,人世间许许多多看得见的人在享用造物主大能作为的时候,却无视神的存在。今天我们在这里为一位生下来不久就双目失明,从来没有看见过物质世界的主内姐妹蔡丽霞举办她的个人感恩见证会,为是的见证上主奇妙的恩典。”讲到此,蒿牧强调道:

“请弟兄姐妹注意:千万记住,不要鼓掌,千万不要鼓掌。”蒿牧师解释道:“为了尊重蔡丽霞姐妹的心愿,请大家在她的演奏过程中,无论如何都不要鼓掌,因为她已经把荣耀归于至高的神。”

上帝的美意

1933年,厦门鼓浪屿一个蔡姓侨眷家中诞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婴,望着被艳丽的彩霞笼罩着的岛屿,父母给这个女婴起名丽霞,期望爱女的人生能像这天边奇异的彩虹艳丽多姿。然而,正当举家欢欣庆贺之际,一场灾难却悄然降临。尚未满月的丽霞不幸患上了眼疾,焦急万分的双亲奔走求医,因请错医生,出生不到半个月的小丽霞从此失去光明……

1934年,大布道家宋尚节博士在鼓浪屿主领聚会,丽霞的阿姨求问宋博士,这个孩子是否有救。宋博士恒切地为之祷告后,说:这是上帝的美意,这个孩子看不见会比她看得见更好。

到了读书的年龄,小丽霞被送进福州圣公会明道盲童学校,孤独无助的小丽霞身边出现了一位年长的大姐姐,这位大姐姐仿佛是被人指派一般十分亲切主动地悉心照料着丽霞。

“后来才知道这位姐姐是个虔诚的基督徒,她每天都要在固定的时间里为国家祷告,为学校祷告,也为我祷告。我在这位姐姐的帮助下学会了祷告也学会了弹琴……后来我才领悟到,她真是上帝派到我身边的一位天使……”往事历历在目,如今年至耄耋的蔡丽霞回忆当年被那位可亲可敬的姐姐悉心照料的情景,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不断感恩称谢:天父啊,你的美意实在是美好。虽然我肉眼无法看见,但我幼小的心灵看到主的光亮,亲切感受到主的存在,我认识信靠了救主耶稣。神大能的双手就点亮了我的心灵之灯。

就这样,从小到大,失去光明的蔡丽霞,灵里的光亮引导着她一步一个脚印地走那艰难的道路,尽管不易,但神却使她一直活在充满关爱的基督大家庭里。几乎所有认识她的弟兄姐妹都会向她伸出温暖的双手,她在天父的慈爱怜悯下,学会了盲文读经,学会了弹奏钢琴,学会了英语。1950年,十七岁的她回到鼓浪屿,开始了在三一堂的司琴侍奉,专职为歌颂团及不同聚会伴奏,每次大小聚会,她都是唯一一位坐无靠背椅者(琴凳)。

她生活的坐标就是两点一线,从家到教堂,再从教堂到家。

鼓浪屿的那条小巷,被她无数次地往返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风雨兼程,苦乐一心。生活在简单地重复着,然而她的内心世界却在不断地丰厚并充实。期间除1966至1979年因社会动荡不得不停顿外,至今半个世纪,风雨不误。

三一堂的宝贝

“我同丽霞姐妹风雨同舟,在侍奉主的道路上,一起走过五十多年,我深深感悟,她实在是神特别赏赐给我们三一堂的宝贝……”现年81岁的陈以平牧师亲眼目睹并见证着蔡丽霞非凡的人生经历。谈及与丽霞姐妹同工事主的经历,陈牧师感慨万千:

我1957年神学院毕业后来到三一堂服侍主,就认识了丽霞姐妹,那时候她才二十多岁。在与她一起同工五十年的经历中,我从她的身上学到了很多属灵的作为。很多时候,不是我在帮助她,而是有着一双明亮双眼的我要得到她的帮助。因为她是遵行圣经话语的典范,很多圣经的道理,可以从她身上完全体现。在丽霞姐妹身上,我深刻体悟到圣经中马利亚两句话的深刻含义,“我是主的使女,情愿照你的话成就在我身上。”这是神对人的极大考验,甘心情愿把自己交托摆上,在主里完全放弃自我,丽霞姐妹正是这样一位爱主信主靠主的人。五十多年来,我从来没有听到她因为自己双目失明,而对自己的命运有过埋怨。相反,我倒是看到她始终如一的平安、平静和喜乐满足。真的是太可敬太可贵了。她真是歌中唱的那样:我心尊主为大,我灵以主为乐!她的肉眼看不到物质的世界,然而她凭着一颗诚实的心,单单仰望主的世界,因而她灵性清洁,笑口常开。

我曾经在落难中走投无路,试炼中被丽霞姐妹的家人大胆收留,我有幸在她家生活了五年之久,将近两千多个日日夜夜,这绝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在我有眼目睹的人生旅途,时常遇到这样和那样的艰难痛苦,无可奈何的时候,我就去找丽霞姐妹消愁,经常是她弹我唱,其乐融融。与她在一起同工五十多年,不是我安慰她,而是她常常安慰我。因为她的为人实在是体现着马利亚美好的灵性,体现了马利亚属灵的美德,有着主耶稣一般的柔和谦卑。她尤其让我惊奇感动的是,她虽然失去了眼目的光明,但神却把一双明亮的双眼放在了她的指尖上,她勤奋刻苦地预备自己,中西乐器,凡所学必勤奋必娴熟。她现在使用的这台进口的教会古典式风琴,我们曾经安排十几个人习练,但最后十几个有眼看得见的人,都无法完成要求的水准,唯有丽霞姐妹学得最好,达到了娴熟驾驭它的技艺要求。由于她的勤奋好学,心灵金灯台闪亮在她的灵里,无论《闽南圣诗》或《新编赞美诗》或《普天颂赞》等上千首圣歌被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反复弹唱,成竹在胸,从无一个音符、一个曲调有误。

1996年,我们应邀前往菲律宾侍奉,到了当地教会,我讲道,另一个姐妹唱诗,丽霞司琴,她的伴奏成为会众的最爱,受到极大好评:不但演奏的技艺高超,而且很有圣乐的灵感,实在难得。面对称赞,她从来沉静如百合,无一丝一毫的自傲。相反却始终如一地非常谦卑。教会无论大小聚会,她总是风雨无阻,随叫随到。这样的坚持,一两天、一两年可能做到,但始终如一地坚持五十年如一日,无病无恙,从无差错,实在不易。若不是神的亲自拣选和带领,若不是主的保守和眷顾,平常的人实在无法做到也很难相信这一切就发生在我们身边的丽霞姐妹身上。五十年来,她在我的心里一直就像主耶稣那样地柔和谦卑。她的婚姻也是主的特别恩待,家庭非常美满,十分奇妙,1959年的时候,厦门成立盲人学校,要安排一男一女两个教员,丽霞被选中,另一个福州籍的小伙子也被选派到厦门,真是神的奇妙美意,她们认识并相爱,神给丽霞安排了一个很好的婚姻,婚后生了一女一男,都是眼睛很大很亮,若不是主的美意,这一切谁能想象得到…

眼睛长在指尖上



十多年前,笔者第一次走进鼓浪屿三一堂,就发现了司琴位置上的一盲人琴师,当时一愣一惊,“楞”是出乎意料、失神发呆的意思,因为我是眼睁睁地练习过钢琴,练了一段时间,感觉左右手搭配那和音,实在是难度太大了,稍不留神就按错位置,跑掉音阶,实在太烦,最后只好半途而废;一惊的是,我无法想象一个根本看不见黑白琴键的盲人,如何能将指尖准确地敲击在近如唇齿的琴键上从而精确地表达五线谱上那复杂的音韵。我想这位盲人琴师能坐在这个位置上,恐怕是教会为了宽慰她忧伤的心灵而刻意给她安排了这么一个事奉主的机会,以便她的心灵有所寄托,绝不可能是因为琴艺过人。

“光阴如流水,我唯恐失去机会,庆幸认识救主,让我得享福分……绝望中有盼望,痛苦中有关怀,困境中有出路……”

然而,那天的感恩见证会上,78岁的蔡丽霞时而自弹自唱,激情万千;时而钢琴变奏,神韵非凡;时而风琴联奏,荡气回肠。她演奏的《祈祷良辰歌》、《主寻亡羊歌》、《我认救主不怕羞耻》、《梦醒》等高难度曲目,令在场的观众令叹为观止。她那娴熟的琴艺及演奏技巧时而跌宕起伏似惊涛拍岸;时而花香鸟语如涓涓溪流,盲目的她仿佛那眼睛长在指尖上。她没有通常那些钢琴家们大起大落、夸张激烈的肢体语言的彰显,却在沉稳老练中将一支支圣乐演奏得如泣如诉、惟妙惟肖,恰似天籁之音。演奏中的蔡丽霞与生活中的她一样,坦荡平静,谦恭温情。但她惊世骇俗的大器风范,通过历经半个世纪的非常人生之生动体现,完全地彰显出神大能的作为在她身上的奇妙活化。现在的会众不断发出一阵阵惊叹:太不简单了,太神奇了,太出乎意料了,是的,蔡丽霞以她所付出的超乎寻常的毅力与代价,将神奇发挥的极致。她活到老学到老,与时俱进,常学新知。凡自她亲手经历实习过的器乐——手风琴、电子琴、二胡、短笛等无论中西,必精益求精,不经如此,她还会使用收、录、放三用机,寻常大屏幕播放的她自唱自弹光碟,或分声部或与他人合作弹唱灌制的圣诗已经外国名曲等数百首几十盒录音卡带都是出自她的自制。她那双仿佛长着明亮双眼的手,不止在琴键上演绎自如,她还会用盲文边学、边抄圣经圣诗,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她就已经数遍抄写过整本圣经。其他姐妹读英文圣诗,她记曲谱达1000多首。2002年,蔡丽霞手抄亨德尔《弥赛亚》第一部十几首;2003年,手抄黄桢茂《以马内利》序曲;2010年,手抄安东尼·路易·斯卡默林清唱剧《睚鲁的女儿》英文、闽南白话文线谱版。这样的作为正像她日用的饮食不可或缺……

神的恩典够我用

见证会上,当主持人邀请她与众弟兄姐妹说几句话的时候,没有矜持但有点少女般羞涩的她落落大方地开口讲道:

我感谢神让我在这里给他作见证,与弟兄姐妹一起分享主的恩典和大能的作为,如果没有主十字架上的大爱,如果没有三一堂,如果没有众弟兄姐妹的关爱和帮助,就没有我的今天。正像圣经马可福音二章中那个被救治的瘫痪的人,抬的人要有信心,瘫子本人更要有信心才能得到主的医治。我也正是像那个瘫痪的人,如果不是凭着信心得到主的医治,我怎么可能有办法学会盲文,学会圣乐甚至学会英文,没有神的奇妙美意,什么都不可能。我是一个多么卑微的女子,承蒙神的不弃,让我每周五六次到教会事奉,内心真是无比感恩。我更要感恩的是,神让我这样的一个残疾人拥有一个温暖的家,让我儿女双全。这一切,正如哥林多后书12章9节中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也喜欢像保罗那样,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因为神的恩典够我用的。我现在的年龄已经不小了,我感谢神一直保守我的身体,让我能够继续侍奉主,虽然偶尔有些小小的不适,但我更加感恩,当作是神对我的操练。我真的很感谢神,今天能够站在这里为主作见证,好像当年宋博士对我说的“不要怕,只要信,不要看人看环境,只要跟随耶稣向前走。”我没信主之前,因为双目失明,免不了有怨言,但是信了主以后,感谢主,我内心的埋怨就一句也没有了,我感谢主让我心灵得平安,最后我要以约翰福音16章33节与大家分享“我将这些事告诉你们,是要叫你们在我里面有平安。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虽然神关闭了我眼目的窗户,让我看不到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但神却开了我心灵的大门,让圣灵的光照亮了我的人生。

那天晚上丽霞的发言思路明确,条理清晰, 生动激情。谁知事后蒿牧师告诉笔者,这是蔡丽霞第一次在大庭广众面前登台讲话。这不由得让我再一次瞠目结舌。

那天的见证会,主持人特意遴选了克罗斯比创作的《赞美耶稣歌》与《荣归天父歌》两首赞美诗(《新编赞美诗》38、11首)作为会众吟唱的曲目。因为蔡丽霞的奇妙人生见证了芬妮•克罗斯比的结论:神是从不误事的主。蔡丽霞实在是可以堪称为“中国的克罗斯比”。

蔡丽霞姐妹的感恩见证会结束后,返回的路上,笔者一直在想,这个世界上,我们不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人啊,多么渺小,却为何总是那么自以为是,那么自高自大呢!且不说神,单说我们的前面,曾经有多少创造奇迹的人在默默无闻,人啊人,多么可笑又可怜。然而人尽管可怜,但只要信靠了救主耶稣基督,便有了上帝的怜悯和保守,你的人生就会像芬妮•克罗斯说的那样:“恐怕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喜乐。我好像一叶小舟,漂游在毫无波浪的小溪里,两岸尽是鲜花……”

声  明 :本文资料来源于网络。以上图文,贵在共享,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一切,如触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络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