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在朋友圈看到这样一张图片。

斑驳的墙面,橙黄色的炮仗花肆意蔓延,

任秋日午后的阳光铺就出各种光怪陆离的景象。

咖啡馆昏黄色的灯光下,窗边窄窄的卡座上,

一个女孩双手托腮陷入沉思。

在景之中,于情之内,充满了浓郁的鼓浪屿情调。

说不出原因,瞬间就对这个地方产生了好感。

于是乎,一张机票载着心中的那些碎碎念来了。

初登鼓浪屿,满眼绿色。

高大的棕榈树和粗壮的老榕树交错时光,

让这个不足2万平方公里的小岛,

在热带风情和沧桑历史间自由切换。

认真一点,你会发现这里的绿各不相同,

多到你说不出来颜色。

深绿、浅绿、墨绿、黄绿、嫩绿、黑黝黝的绿、

红漆漆的绿、橙亮亮的绿……

偶有一些不太出众的小花探头冒尖,

想极力凸显自己的风姿。

不得不说,经大自然之手描绘出的鼓浪屿之景,

无论是笔触的控制,色彩的控制,

还是张力的控制,都让人叹为观止。

传统景致的红花配绿叶在这里被涤荡至尽,

留下的是富有激情的、旋转运动的、

不受约束的绿色宣泄。

一阵小雨飘零,鼓浪屿多了几分江南韵味。

蜿蜒的石板路上,遛弯的小猫,

时而回首,时而静坐;

摇拽的树叶上,雨点嘀嗒行吟;

初来乍到的小女孩,轻轻蹲下身子,

想和小猫说句话。

鼓浪屿,太单纯。

任谁到来,都没有违和感。

在这里,物、景、人,已被四季定格,

纵使穿越时间的罅隙却依旧保留原态。

穿梭在一条小巷中,百折千回,

直到无路可走。

默然间,却被满墙的炮仗花惊艳。

仿佛一片花帘,累累成串攀附着墙面和栅栏,

花瓣一边张开一边向后弯曲,

俏皮地向众人展示着旺盛的生命力。

偶尔会有木棉花掉落在你的肩头,

那一树的红灿灿,

搅动起鼓浪屿绿色的漩涡。

聆听,周边又及其安静。

是的,你的感受没有错,鼓浪屿就是这么神奇。

在动静交接上,她视天地万物为不可分割的整体,

但又存在着明显的界限,

经过色彩的递进、纠缠,

以及风雨雷电赋予的肌理上的打磨、延伸后,

构成了具有和谐动力、温柔乐观的前景。

漫步海滩,都市中过往的遗留,

停不下来的思索,已成模糊的音响,

取而代之的是放任迷失的文艺和自由散漫的清新。

昨晚给鼓浪屿这篇游记起了个头,洽洽看到后,有点不满地说:“不是说让我写吗?”

好吧,我只蜻蜓点水,后面的交给洽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