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源同上,这里多为女孩,没写名字,事实上旧时女孩多半没有名字,被拐卖的孩子,男孩一般卖给有钱人家做养子,旧时闽南侨乡,“养子”一般得顶替亲生儿子出洋去,无论如何,男孩的命运要好些,女孩,可就惨了,旧时女孩还真不是人,一些女孩出生就被亲生父母溺死,另一些被卖,一般也是被家人所卖。卖到好一点的人家也叫养女,大部分就是“婢女”,闽南话叫查某干(音)……

左一没鞋穿的就是婢女,原文写作奴隶。图片来源:英国布里斯托大学中国历史影象库

“有公愤而无私仇”的基督徒许春草先生

向养婢的恶魔宣战

                          许春草演讲 板桥长弓记录

一个文士问耶稣说:“诫命中那是第一要紧的呢?”耶稣回答说:“第一要紧的就是说,以色列啊,尔父要听,主是我们上帝,是独一的主,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尔的上帝。其次就是说:要爱人如己。再也没有比这两条诫命更大的了。”

每一次读《圣经》到这里,我心里就跟着发生一个问题,就是说,我要爱谁呢?谁需要我去爱他呢?大资本家吗?党国要人吗?势绅豪阀吗?这都是有他们贴心的人儿,天天来奉承,天天来孝敬,绝对用不着我们去多心。那么我们要爱谁呢?谁需要我们的爱呢?感谢上帝,打开我的眼睛,在我们的左邻右舍,在我们亲戚的家中,在我们朋友的府里,在路上,在水边,在城里,在乡间,我找到最需要我们当爱的人了,他们蓬头的,他们是跣足的,是衣单裤短的,是饥寒无告的,如牛马如水砧。挨劳挨捣,万劫不复!他们不是别的,就是婢女!

记得兄弟幼小的时候,母亲常常叫我送东西给我的一个亲戚,在他的家中,我看到一个婢女,是被拐徒从兴化诱到厦门发卖的。一个十岁的小女儿,可怜他背父离母,孤身落在举目无亲的他乡。没有兄爱,没有姊惜,天天又得如牛似马的来替素不相识的主人当家,稍为不慎,便吃藤条。没有一次我到这亲戚家中,不看见这可怜的小婢女挨打。有一次他送东西到我家中来,母亲看见他面黑目暗,双颊泪痕,问他所为何事?他把衣服脱开给我们看,可怜啊,遍体鳞伤,黑一块,青一块,几乎找不出一方寸完好的皮肉!呵,是亦人子也,有父母,有兄姊,人心何忍也!

后来兄弟搬家到海岸,在我的邻舍又有一个养婢的人家,这家主妇手生得太细软了,天天提起竹板来打婢女,觉得吃亏,所以他把绵花扎在竹板的一端,当了把柄,以后打着婢女,可以起码几百板,手不发痛。但是他知道兄弟时常干涉人家虐婢的事情,所以每打婢女,总要预先斥令该婢女不得声张,然后下手。这样一来,每回婢女被打,尔只能够听见一种喉底里格格的声音,除外再也没了。这家婢女每晚非到两点钟,不准休息,夜间渴睡,作事格外不能清楚,所以挨打的次数,比吃饭还要多几回。

看到人家虐待婢女的残酷,几乎要使我们疑心人这种东西,真是豺狼虎豹变成的了。有一个亲戚,他虐婢的方式,更来得新样,主妇坐在摇椅上,叫婢女把手或脚,在椅蹄放下,让椅在她的手上不断地辗着。兄弟姐妹们,尔们试试看,把尔们的手照这样放在摇椅下,照这样让一个人坐在上头转动着椅,看尔能够忍受几分钟?但我们可怜的婢女,却天天在这种的刑具下做活。

何只苦刑罢了,就是打死,活活地将一个婢女打死,在中国也算是极平常不过的事体呢----残酷的情形,更为可伤!五年前,在鼓浪屿乌埭角电灯后地方,某家的太太,把他的婢女打死了。后来事情发觉,工部局带同医生到山上开棺验尸,竟发现这死了婢女的口,上下颚紧张着约有二寸六分的距离。结局查明,这婢女未死之前,该太太同一个佣妇,压在一条竹马上,颈子靠着竹马,再用布条把颈子与竹马捆在一起儿,活活的缠死了。

以上几条,不过略举兄弟亲眼见过的事实,以明婢女处境之可怜之一斑,至于从耳朵打进去的,恐怕再三天也谈不完呢,原来中国养婢之风,流传甚久,恶俗迷人,积弊难返。兄弟根据社会一般的事实,加上个人的推测,觉得中国婢女在全国人口上占一个极为可惊的数目。大家知道,中国现下最少有四万万的人口,这四万万人口之中,有一半----两万万----是女的,按照兄弟估量出来的比例,每一百个妇女中,有二个以上是婢女,二万万的女国民中,最少就有四百万的婢女,这四百万的婢女,好运道,碰着良心未死的主人,得到不错的待遇的,自然很占一个数目,但我敢说最少还有三百万人,处在牛马鱼肉水深火热的地步。大家知道,目下一口婢女时价不过五百元,资本家是争气不争财的,脾气发作的时候,索性牺牲几百元,把一个婢女打死开开心,是不稀罕的。我想,我们这三百余万无期徒刑的女同胞,每百人中,每年至少要被打死一个,三百万人,要死三万个,----活活被人打死三万个!

弟兄姊妹们,每年三万个女孩子,活活被人打死了----这事不曾打动尔们的心吗?假使现在福建省饥荒,平白饿死三万人,这个消息传开了,我想就是离我们最远的美国,也要到福建来赈灾啊。假使某个地方闹着水灾,溺死了三万人,就是最穷的工人,也要捐上一笔款去接济他们。假使某个地方发生瘟疫,就是最无天良的政府,也要请了几个专家,到地消毒注射。但是不断的,每年有三万个婢女,被人家活活打死了,这事情就发生在我们的左邻右舍,我们能不动心吗?

唉,活活打死了,如果他们违反治安的条例,如果他们犯上反革命的罪名,活活打死了还有话说吗?她们一天到晚,牛一样的工作,狗一样的驯伏,负上非人的重负,吃着非人的东西,不问世事,不预闲非,她们活活的被打死,这才难过呵!唉,人必有死,死于刀兵、死于瘟疫、死于饥饿、死于水旱,此世之所谓天灾人祸者,惨则惨矣,但还算是一般人不可避免的命运,假使这三万婢女,死在这里,总也算死得像人,我没有话说!无如他们却是牛羊猪狗一样地死在不应当死的死里,能不痛心吗?弟兄姊妹们,想想罢,一年三百万个婢女的苦泪,天天地流,合起来会成多大的一个泪河呵!一年三万个婢女的赤血,天天地流,合起来会成多大的一个血海啊!可怜几千年在中国滔滔横流的婢女的泪河与血海,到甚么时候才见澄清呢?

基督说,尔们“要爱人如己”。基督徒不应当养婢无疑,但是事实却怎样呢?我看见不但普通基督徒养婢了,圣会里的长执也养婢了,不但长执养婢了,牧师传道也养婢了!教会里原有禁止养婢的明文,基督徒养婢,为什么不受处分呢?可怜呵,软弱无能的教会,怕人过于上帝,魔鬼掌权了,基督徒何只养婢呢?不也一样学着非基督徒虐待婢女吗?我亲眼看见某堂会的长老,他的婢女,挨不过打,跑进保良所去了。基督徒呵,荣耀尔们的主罢!

有的说,婢女落在外人手里,备尝种种的苦味,基督徒最有爱心,把她买来待的如同亲生的儿女,也不是救人之一道吗?唉,毒蛇之类呵,尔们的舌头为甚么又会是这般的甜蜜呢?试问尔们买进的婢女来,当真待她们如同亲生的儿女吗?尔们的亲生儿女穿的是什么?尔们的婢女穿的又是什么呢?亲生的儿女吃的是什么?婢女吃的又是什么?儿女们干的是什么?婢女们干的又是什么呢?尔们的亲生儿女到学校念书,你们的婢女呢?尔们待她如同亲生的儿女吗?如果如同亲生儿女,请叫他跟着尔们的儿女一起儿入学校罢!

尔们何止不给他入学校,就是礼拜堂,让他去过吗?朋友们,小心罢,一个婢女落在尔们的手中,同时上帝就把他的灵魂交代尔们,要当心他得救的问题罢!我看见有的弟兄,尽他的婢女一生,不曾让他一次到过礼拜堂。小心罢,上帝有一天要向尔们追讨那些婢女的灵魂呢!那时候,也许尔要学着该隐说,“我岂是照顾婢女的人吗?”但是公义的主却要说,“几千万数婢女的血,在地里呼叫着我,现在尔们要负上尔的责任。”那时,尔还说话吗?

基督是救世主,基督徒是救世军,基督徒不救人,还算是基督徒吗?听罢,三百万个婢女永不止息沉痛的哀呼,祭司声见过去了,利未人听见的也过去了,谁是爱人如已的撤马利亚人?然而,我们不想救拔全国的婢女便罢,想要救拔婢女,便应当首先救出基督徒手里的婢女。这步做不到,休做第二步!

弟兄姊妹们,尔们认清尔们的责任了吗!资本家靠着几百作孽钱,便可随便买个人,要杀便杀,要打便打,人道在那里?公理在那里!兄弟在孙先生的指导下干了二十多年的革命,对此问题,没得一个工夫来努力,如今革命说是成功了,由大人物小人物大院长小厅长们,忙着发财去罢,留下这种毛细问题,自然还要让兄弟来解决,所以从今天起,兄弟立下一个实际救拔婢女的志愿,根据基督的真理,本着革命的精神,向养婢的恶魔宣战!

任何基督徒养婢女,那个基督徒就是我的仇敌!牧师养婢女,牧师就是我的仇敌!长执养婢女,长执就是我的仇敌!资本家养婢女,资本家就是我的仇敌!官吏养婢女,官吏就是我的仇敌!军人养婢女,军人就是我的仇敌!党人养婢女,党人就是我的仇敌!我要靠着基督的能力,同他们作对!诸君,要知道整百年前美洲发生的黑奴战争,他们为而争的黑奴,还不及中国婢女的半数。黑奴的处境,还不及中国婢女的可怜呢!中国天天有三百万婢女在竹板剪刀火钳的压迫下,他们尽是我们的妹妹,同为上帝的儿女,请弟兄姊妹与我同心,协力从水火里救拔他们!愿上帝帮助我们!

              一九三O年,一,十三,在笔架山演讲

打完《中国婢女救拔团成立宣言》和许春草先生演讲《向养婢的恶魔宣战》之后,心情异常沉重,先将未细编的文字贴在这里,或许可供研究者参考,事实上我有太多的话要说,现在却也不便多说……这些文字摘自中国婢女救拔团纪念特刊,几期特刊都有这两块文字,录入电脑待用。